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回复: 0

长沙这所老公馆,堪比乔家大院,文夕大火后丝毫无损,曾名贤集聚!

[复制链接]

长沙这所老公馆,堪比乔家大院,文夕大火后丝毫无损,曾名贤集聚!

域风-FUDIE.COM 发表于 2020-11-20 11:15:43 浏览:  2 回复:  0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城市记忆】

文/胡壮谦


长沙兴汉门的陈长簇公馆是文夕大火后完整无损且规模最大的民居,有三进四层六天井,堪比乔家大院;不同之处是藏龙卧虎,名贤集聚,所以发潜德之幽光也……


七十年前之兴汉门,即长沙城北面城墙的两座城门之一,正位于现今蔡锷北路与湘春路之交汇处。旧时之长沙,南门口一带为贫民区,富人多择居新开门(兴汉门)一带。晚清至民国时的兴汉门,中式建筑与西式建筑混杂。少名人,如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王闿运、谭延闿、王先谦、黄兴等都居住在兴汉门附近。


宗棠和胡林翼是晚清四大中兴名臣中的两位。郭嵩焘是中国近代第一个驻外使节。王闿运是晚清声名显赫的经学家和文学家。王先谦则是著名的湘绅领袖、学界泰斗;曾任国子监祭酒、江苏学政,长沙岳麓书院和城南书院院长。谭延闿则三次督湘,历任陆军大元帅、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更位居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湘菜之创始人。


公馆周边




站在兴汉门向西(即湘江方向)望去,陈长簇公馆的青砖防火墙与晒台十分醒目。从兴汉门向西沿湘春路步行140米,即现今陋园宾馆位置。在八十年代以前,有一条名曰陋园之小街(正在现在的中国石化位置),通往新运街和东兴园巷。


陋园尽头为省石油公司。陋园小街之西侧,紧挨着陈长簇公馆的青砖防火墙搭建有一排低矮的简陋民居。继续西行60米,湘春路南侧为陈长簇公馆的后门。再西行80米,湘春路北侧为彭家井巷,湘春路南侧为佘家塘(巷)。


转入佘家塘,南行60米,即佘家塘一条巷。佘家塘一条巷向东偏南延伸约60米即止,是为佘家塘一条巷1号,陈长簇公馆之前门。那时的佘家塘与佘家塘一条巷都是麻石街,好像是在七十年代以后才改修成柏油路。


佘家塘一条巷中段北侧4号有一大屋,原是民国财政厅长张开琏的居宅,四十年代起归一李姓化工厂厂主所有。佘家塘一条巷南侧的一片房子在七十年代以前是长沙毛巾二厂


该厂原是我父母和几户独立劳动者集资合股所建,1950年按政府要求改名棉织品联营组,1956年公私合营收归国有后继续生产毛巾,文革前夕改名劲湘毛巾厂并搬迁至三公里、茅亭子一带,大致是在现在的芙蓉中路平安大厦位置。改革开放后改组为长沙毛巾集团。


出佘家塘一条巷南行六十米,再西转2-3米左右,前面一条南北向的小街称富雅巷。五六十年代时,富雅巷只有六户人家。富雅巷中段东侧有一分支的小街名富雅村,那里面有六栋小公馆,都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吴剑学的。其中的富雅村4号,吴家在四十年代出售给了我同学丁友之的父亲丁琦先生。


富雅巷全长不到八十米,与之衔接的东西向的小街称富雅里,其西头接民主东街,就到了现在的湖南省总工会。民主东街在1949年以前称党部东街,总工会则是中国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的机关所在地,距离陈长簇公馆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富雅里之东头到新运街口止,新运街口以东则改名叫东兴园。东兴园与过去的文庙之间一片地方则叫富雅坪


1936年长沙地图中的陋园、富雅里、党部东街、新运街、东兴园、富雅坪及其周边


高墙大院




陈长簇公馆的四周防火墙都有近四层楼高,嵌在防火墙中的前门颇为雄伟。门的两侧原来各有一只石狮,进门先要上三级麻石台阶。前门为双扇对开门,宽3米,高4米,十五厘米厚的实木,外包铁皮。前门外侧钉有许多装饰铜钉。公馆为三进四层六天井布局。公馆内绝大部分为木结构,仅后进及黎寄吾先生所住的那间房为红砖结构。

走进陈长簇公馆前门,一条走道向东通往守夜门房,另一条走道向北延伸。两条走道成直角夹着一大块方形天井,天井下沉,其四周为排水沟。两条走道中部都有一级麻石台阶以便步入天井。

天井里有假石山,玉兰树和木瓜树各两株。围绕假石山和四株树摆放有不少盆花。住房地基较走道抬高了不少。从南北向的走道前行要上两级麻石台阶,自天井上行则要上三级麻石台阶。


前客厅很大。前客厅南与走道之间有八页通天镂空雕花木门相隔。木门大概在六十年代文革前被长沙房产局完全拆除。前客厅之东西北三面摆放有整套的明代红木家具。东西两面各有三张太师椅与两张茶几,北面有两张太师椅与一张茶几。东西北三面之木板墙面都装饰有条屏瓷板画。


后客厅比前客厅大很多,为一长条形。两条东西向的走道被南北向的客厅分割,围出两个天井。两个天井的四周都有排水沟,面向前客厅之分割面是通天的大玻璃格窗。因此,后客厅的光照也非常好。两条走道在后客厅处共留有四张门。天井较走道地面下沉约30厘米。东边的天井里有假石山和金鱼池。


后客厅之东西两面摆放有整套的明代红木家具。东西两面各有三张太师椅与两张茶几,东西两面之木板墙面都装饰有条屏瓷板画。


后客厅有东、西厢房。东厢房有前后两间,前房是麻将房,从下午到晚上麻将声不断,洗澡堂下面的天井里,喝过的空茅台酒瓦罐堆积如山。


东厢房南边的走道尽头,有楼梯通往中进二楼及后进三楼与四楼。那时中进二楼为陈先生书房,后进三楼为藏书楼,后进四楼为晒台及晾衣房。

穿过后客厅,有一条东西向的走道。走道中部有三米宽的麻石阶梯通后进二楼。麻石阶梯之东西两侧各有一个天井。走道向东有麻石阶梯通二楼澡堂。西侧天井西为一水井。


该水井十分特殊。水井有一层楼高,需经木梯上去打水。水井有两个井口,其正上方有雨棚和辘轳,以便提水;井台之西有过滤池,经辘轳提水注入滤池,井水过滤后流入二楼大厨房的蓄水池。井水之水质极佳,冬暖夏凉,清澈纯净。然文革时,红卫兵将井台拆矮,打捞子虚乌有之枪支。虽一无所获,从此井水之水质却变坏了。水质浑浊,冬不暖夏不凉。


后进无一楼。从走道中部的麻石阶梯上去即大厨房。东转有条东西向的走道和一条南北向的走道围出一大块长方形天井。南北向的走道通陈长簇公馆的后门,打开后门就是湘春路。


走道东侧由南往北依次是厨房、两间杂物间和厕所。北边的杂物间从1969年起为我的书房兼卧室。



名贤集聚




四十年代后期,陈家将前进的两层房子出租。公馆之中进与后进部分在六十年代以前为陈家自用。后客厅东厢房后房是陈先生夫妇的临时卧房,后客厅西厢房居住着陈先生的佣人唐祥凤一家。


公馆前客厅西厢房由钟城北一家佃住。钟城北是我国著名的出版家和历史学家钟叔河的姐姐。钟叔河当时住在临近的红墙巷。我家佃住东厢房。天井之东侧佃住的是吾恩师黎寄吾先。寄吾先生之父黎锦彝,字君彝,亦字鲁庵,号仲黔,亦号贵坞;清光绪末年派赴日本考察海军学校管理,回国后督办南洋水师学堂。


南洋水师学堂又称江南水师学堂,是中国海军人才的摇篮。民国海军总长林建章、海军总长与代总理杜钖圭、黄花岗起义领袖赵声、海军舰队司令陈季良、海军部部长陈绍宽、鲁迅和周作人兄弟俩都是江南水师学堂的学生。


紧挨着寄吾先生家,有楼梯通往前进二楼。佃住二楼的由东往西依次是马宗霍家、唐才质家、向兴罗家。


马宗霍(承堃)先生有三个儿子,长子马雍五十年代在北大读考古学,另外两个分别比我年长三五岁和七八岁。老二叫马坚,又名马志谦,今在河南。老三叫马钜,又名马志宏,今在美国。


承堃先生不苟言笑,但对我还是很和蔼。记得先生时任湖南大学中文系教授,从佘家塘去湖大无公交车,且需经渡船过湘江。湖大的院长希望先生搬到湖大去住,先生称备课找资料不方便。院长说图书馆的书任由其使用,先生称其常用的书图书馆都没有。院长说派几个讲师去佘家塘协助搬书,先生称他们不懂,会把书搞坏的。


唐才质,字法尘,在日本时与李炳寰、林圭、蔡钟浩、田邦浚、秦力山、蔡锷、范源濂等人在东京高等大同学校同学,校长为梁启超。1901年,唐才质创办《国民报》月刊,后奉中山先生命主编东华报有十年。


武昌起义前夕,中山先生派唐才质赴长沙联络焦达峰、唐蟒、余华六、杨秋湖等人,在长沙太平街杨福和豆豉鞭炮庄开会,密商发动49标和50标满清官兵起义,一举成功。


谭延闿任湖南都督后,电召唐才质回湘,担任湖南交涉司司长。1947年任湖南文献委员会会员,省志大事记编纂。四十年代,唐才质携女唐复南,女婿李贻仲定居陈长簇公馆。李贻仲有一子一女,长子李北京,次女李梅丽。


图:尢列、唐才质、孙中山、秦力山、沈翔云


唐才质之长兄唐才常与谭嗣同为生死之交,时人许之为浏阳双杰。戊戌变法失败,唐才常被迫出走日本,继续寻求救国道路。后从日本回国,与在沪进步人士容闳、严复、毕永年、林圭等聚数百人,准备发动自立军起义。因事败就义。二兄唐才中,因参与自立军,被逮捕入狱,就义于长沙浏阳门外。


向兴罗系长沙书社老板,其连锁书社产业在1949年以后被接管改造成后来的湖南新华书店。1957年向兴罗与其妻左梦兰都被定为右派,钟城北和钟叔河姐弟俩也被定为右派。


我们家原住新运街1号,正刘世善先生家之对面,1953年迁居陈长簇公馆。去我们家需穿过前客厅到后客厅之南走道东转。我家之南门通楼梯间,去寄吾先生家非常方便。楼梯间很大,可以堆置不少东西。钟城北家之西墙与防火墙之间隔有一条通天隔离巷道,巷道宽约1.5米,一直通到后客厅之北走道。


陈长簇其人




陈长簇(1876-1960),字右钧,号秀松,晚自号讷翁。清宣统三年(1911)赴日留学归国后,任长沙、湖北夏口审判厅厅长。民国17年任湖南高等法院院长,修建模范监狱于长沙城北,教囚犯习艺,出狱后有一技之长以谋生。1935年退休,定居长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南省军政委员会顾问、省参事室参事。逝世后,部分藏书赠于湖南师范大学和省图书馆。


陈长簇无党无派,从官三十余年,自奉节俭,酷爱收藏地方志及近代湘人著作。藏书楼在海內外颇有名声。陈长簇家藏甚富,尤多古玩文物;其一方宋代端砚称之国宝绝不为过。抗日战争之前,湖南省国民政府欲以重金收购陈长簇的这一方端砚作为送给蔣介石的生日礼物,陈先生执意不肯。


抗战结束之后,陈先生发现家产丝毫无损,百思不得其解。后在审判日俘时才有了答案。原来,1944年6月长沙沦陷,陈长簇公馆成了日军驻长司令部。驻长日军司令在陈先生家翻出了一本同学录,得知房主先生在日本留学时曾与其父同学,即令将其家产保护起来。故此,陈先生的家产在八年抗战中丝毫无损。


1949年8月29日,湖南省人民军政委员会建立,程潜任主任,黄克诚任副主任委员,陈长簇、程星龄为顾问。听老人们说,刚解放时,常有解放军士兵来陈长簇公馆骚扰。陈先生向政府反映后,军政委员会写了一张很小的告示,并解释说:“如果出一张大告示贴在外面,会影响不好。现在,你将这小告示贴在大门后面。再有士兵来骚扰,你们带他们来看这告示,以后就再不会有这情況了。”


祥娭毑(唐祥凤)从小就在陈先生家当佣人,视陈家人如亲人。祥娭毑的父亲、丈夫及儿子都因参加共产党闹革命而去世,故1949年以后被封为三代烈属,红得很。革中抄陈先生家,批斗陈先生之遗孀段育林时,我辈只可敢怒而不敢言,唯有祥娭毑敢跳起来骂那些红卫兵。红卫兵知她是三代烈属,倒也不敢惹她。


祥娭毑有一孙唐学良及一孙媳李合茹。唐学良比我大六岁。唐学良已不在世,其妻李合茹与两个女儿在长沙。


公馆命运




1950年,当局将其前进的全部房子收归国有。六十年代起中进和后进的房子也逐步收归国有。1966年文革开始前夕,陈家仅留下其中进二楼的三间住房。1974年10月10日,陈先生遗孀段育林仙逝后全部房子即全部收归国有。


1986年,将中进和后进的房子及前进的部分房子拆除,建成长沙塑料四厂。大概在1992年,陈长簇公馆之残余部分全部拆除,现在只可见昔时之街道轮廓。


END 

*本文由城市记忆CityMemory独家发布,作者 | 胡壮谦。编辑 | 明明。部分图源网络。
添加城小忆微信,邀您入群,
与我们一起,找寻丢失的城市记忆

往期精选


新开铺的工业时代 |城南东路与长岭、左家塘

学宫街潮音旧里|中山路上第一多|窑岭旧书店

细数望城坡  |  我印象中的长沙曙光电子管厂

忆河东中等文化区  |  西长街的老商铺及单位

记忆中的三公里和稻谷仓 |家住阿弥岭的日子

湘菜的江湖 |老长沙:穿城而过的铁路风景线

左家塘桂花香飘狮子山 |我心中的长沙火车站

长沙一人巷,巷小故事多 |昔日南门口风情录

铜铺街:茶馆一条街 |湘雅红楼—医学的摇篮

湘东小长沙麻林桥古镇 |老长沙买米打油杂谈

火后街小学,走街串巷 |忆臬后街命运的变迁

伍家岭工厂续春秋 |曾经的郊区:何谓雨花亭

长期征稿
如果您对家乡有着特别的情感
并愿意分享您精彩生动的故事
文字或新老照片)敬请发送到
citymemory@csjyds.com
我们会尊重和保证您的权益
商务合作
联系方式(微信同号):15211149068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只供参考之用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不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如您发现网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1406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导读|Archiver|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好享来 ( 湘ICP备11017518号

© 2016-2018 好享来∴掌握长沙楼市地产,规划发展动态,长沙房产专家Hxl.cn